同性婚。 私たちは「同性婚 合法化」に断固反対します

同性恋的“形婚”派对_网易新闻

同性婚

2019 年 5 月 24 日,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天。 ,这一天共有 526 对同性伴侣在当天完成了结婚登记,其中女同志 341 对、男同志 185 对,比多出将近一倍左右。 有关机关应于本解释公布之日起 2 年内,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 至于以何种形式达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护,属立法形成之范围。 早上八点十分,赖禾盈与吕宜玲来到台北市信义区户政事务所。 这里距离台北 101 只有不到 5 分钟的路程。 如果是一般民众,在进门以前就会察觉今天是个不太寻常的日子,门外停着 SNG 新闻转播车,许多扛着大型摄影机的人,纷纷快步向前。 这是留给所有新人纪念用的。 反正就是能做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 有点像是一捡到什么,就用什么。 赖禾盈的妈妈站在她们身旁,身着黑色旗袍,头上与胸前别着一朵小红花,不时地微笑,偶尔伸手帮赖禾盈调整彩虹领结。 她说自己凌晨四点就从台南坐高铁北上,因为不想错过女儿最重要的日子。 因为政府做这个事情,让台湾今天的爱是真的爱,阳光下的喔,不是躲在角落里面的。 像赖家这样一家人都现身参与的还是少数,更多的同性伴侣是由朋友陪同证婚,另外一些是还没出柜就先结婚。 就连吕宜玲的父母,也还没完全接受她的同志身份。 几位大众所知的同性伴侣,例如作家陈雪与早餐人、插画家厌世姬与编剧简莉颖等人,被安排在最前面几位登记。 二楼的办事处,早已就被海内外的媒体挤得水泄不通。 根据主办方的统计,现场来了超过 150 位记者。 一些纯粹来办事的民众,被突如其来的人潮堵在入口。 信义区户政事务所特别安排五个窗口专门处理同婚登记,这些窗口边上放上彩虹旗立牌。 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媒体拍摄,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快速消化人潮。 一般情况之下,结婚登记的流程非常快速,半小时就能搞定。 接着,当事人就能拿到重新印制的身分证,上头的配偶栏位会多出伴侣的名字。 当然,这不适用于今天。 每一对同性伴侣登记完,都得接受媒体采访,重述两人出柜与恋爱故事。 相比之下,就如常许多。 下午两点,位于大安森林公园附近的大安区户政事务所,外面排着长长的队伍。 不过,这些排队民众并不是为了同婚,而是赶在五月底以前来报税。 他们当中,有些人知道这天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日子,有些人完全不知道。 队伍旁,有一对男同志刚刚办完结婚登记,在门口与一群朋友拍摄合照。 他们是 Leo 与 Vincent,两人已经交往四年,下午跟公司请假出来办理结婚登记。 在台北的朋友圈都知道他们的同志身份,但南部老家的亲友们完全不知道,更不用说登记结婚的消息,Vincent 表示家里对同志议题,依然不能接受。 然后,想到明年台湾又要选举了,实在有点担心会出现变数。 所以第一天就来登记。 近几年,随着婚姻平权的呼声高涨,保守派也浮出水面,台湾社会的对立氛围往上升高。 因法案的进展而出现的抹黑与冲突,更使得部分同志对法案产生即将失去的不安感。 为了化解内心的焦虑,唯一能做的是,至少先确定法律上的关系。 此外,他也补充这天是「宜嫁娶」的好日子,就连一般婚姻的数量也比平常多。 祁家威从信义区户政事务所离开之后,下午也前往大安户政事务所。 那些现场才来登记的同性伴侣,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明星一般。 有人相当激动,把结婚书约拿去给他签名,并要求合照。 他们没有想过父母怎么想。 但除了这名妇女之外,现场的其余民众,没人有任何激动的反应,甚至连过问都很少。 大安区户政事务所的志工依旧站在门口,请民众耐心等候。 里面内容尚未更新,还是异性恋婚姻的内容。 邱士荣说,由于上周五( 5 月 17 日)同婚法案才在立法院正式确认。 直到合法化的前一天,户政机关的同仁,都持续加班修改系统与表格。 2017 年 5 月 24 日,当天下着大雨,近万名的同志在立法院外等候释宪结果。 接下来的两年内,同婚合法化开始进入倒数,但具体该以何种形式的法案保障同性婚姻,却成了台湾社会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 反同人士投入 9 亿台币(约 1. 9 亿人民币)对大众进行宣传,试图通过公投的方式,影响法律的制定。 开票当天,许多同志看着票数一路落后,流下眼泪。 今年 2 月 21 日,,内容保障了同性婚姻与《民法》并无太大差异。 这项草案被外界视为同志友善的一项专法。 5 月 17 日,这三个法案的草案,必须由立法院的委员进行最终表决,决定未来同志将采用哪一个法案。 久等的同婚合法日,终于来了。 现年 19 岁的张天蓝(化名)在网上看到了公告,瞒着爸妈,向学校请了假,于隔天早上八点前往位于台北市青岛东路上的立法院外。 5 月 17 日早上九点,立法院开始针对不同法案进行表决,其中包含众人所注目的同婚专法。 这天也恰好是国际不再恐同日。 这一天,台北市下着雨,从早上八点开始,立法院附近的几个地铁站出口涌现人潮,他们全部走向立法院。 与身旁成群结队的民众不同,张天蓝是独自一人来到现场,他站在距离舞台前不远的地方,无论现场雨有多大,他不曾离开现场一步。 他紧盯着舞台上的转播荧幕,不时地随着台上主持人高喊口号,有时甚至激动落泪。 他说自己在来之前,非常担忧表决结果。 在去年公投的前两个月,张天蓝的家人非常疑惑,为何他如此关注公投议题,张天蓝就顺势出柜。 他表示,虽然家人当下接受了,但依然提醒张天蓝保持低调,平常走在路上少配戴彩虹的配件。 随着表决时间接近,场外的民众越聚越多,从八点的两万人一直到表决前的十一点,现场聚集超过四万人。 此时,张天蓝已经全身被雨淋湿。 终于,"立法院长"苏嘉全,针对行政院版本的法案,进行一分钟表决,张天蓝紧盯着大银幕上的即时转播。 最终结果,赞成与反对为 68 比 27。 现场爆出一阵欢呼。 张天蓝松了一口气。 在雨中淋了 5 个小时之后,他决定先回家。 随着结果出炉,社交媒体再度掀起一波彩虹浪潮,这在近两年内已上演多次。 与此同时,反同团体则表示明年的选举将杯葛( boycott)这项法案。 隔天,张天蓝来到位于台湾大学附近,原晶晶书库的咖啡店。 晶晶书库是全台湾第一家同志书店,成立于 1999 年 1 月 1 日。 当时的台湾社会风气,依然相当保守,不要说同性婚姻合法化,就连谈到同性恋都像是个禁忌,甚至报章杂志中,也常出现很多针对同志的错误言论。 书店门口的粉红色招牌,以及落地窗前的大幅六色彩虹旗,都给附近的保守社区带来不小冲击。 在同婚合法化以前,晶晶书库见证太多的同志运动的变化,保守势力从来没有停止打压。 我们可能还有一段蛮长的路要走。 同志们转往各地的艺文空间,聆听有关同志主题的讲座。 现场来了将近一百位观众。 她强调过去同志社群没有机会,深思熟虑这个议题,现在不得不面对了。 比起婚姻的义务,观众对于同婚法案的不确定性,以及社会中的反同势力依然表达出更深的忧虑。 同婚专法的实施期间,正好是孕育社会平等土壤的好时机。 期间,必须努力与保守派沟通,才有机会争取更多的权利。 从 5 月 24 日开始的周末,台北市各地都有与同志有关的讲座与活动,从法律到文化层面的议题全面涵盖。 婚姻平权大平台的总召吕欣洁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许多 LGBT 人士即便还没打算结婚,也会有被接纳的感觉。 尽管社交网络上一片庆祝,不少同志历经激情后,逐渐恢复冷静,并开始思考一个过去没机会思考的问题——是否真的要急着步入婚姻,承担一连串的法律义务?婚姻对于两人的关系意味着什么? 而对于同运人士来说,包含祁家威与这一天登记的所有同性伴侣。 这条抗争之路还没完全结束,恰恰相反的是,这只是个起点。 伴侣盟创始人许秀雯表示,待公投的两年效力失效之后,下一步,同志会继续争取同性婚姻写入《民法》以及更多的实质权益,达到真正平等的社会。 题图来自婚姻平权大平台、unsplash.

次の

同性婚姻_360百科

同性婚

2019年8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京举办首场发言人记者会。 这是法工委自成立以来首次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 发布会上,首位发言人、法工委研究室主任臧铁伟对有记者提出的有关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作出回应。 臧铁伟说,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是建立在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基础上的婚姻制度,这个规定是符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的。 而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则是提高立法质量,实现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的根本途径。 其次,要为这位提出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的记者点赞。 尽管这个话题在中国很敏感,有些超前,但确实是个问题。 最后,我想还要思考一下这个记者的问题,2020年民法典,要不要为同性恋婚婚合法化预留通道? 我们现行的婚姻法第五条明确: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从现行法律看,确实没有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基础,因为你都不是一男一女,就没有法律适用的可能。 但我认为,2020年民法典,要为同性恋婚婚合法化预留通道。 一是同性恋在我国数目庞大。 其实这并没有具体的数字,因为没有办法像人口普查那样做一个特别精确的登记,只能依靠取样调查来统计大概的数字。 2004年,根据原卫生部统计,中国 男同性恋的人数约为500—1000万。 同年,中国研究同性恋问题的著名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 女同性恋的人数也在1000万左右。 2006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中心)再次公布了男同性恋的人数统计,中国大约有 2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者。 2014年,根据科学研究院的平均统计,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 7000万,其中男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000万以上,女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500万左右。 也就是说,比例在5. 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有家庭户40152万户,可见我国的同性恋人群数据不小,我们的法律不能置这个群体于不顾。 二是世界上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的,约有 27 个国家,尽管这只是少数,大多数国家为不认同,但其中认同的国家相当部分是发达国家,这或许与我们国情不同,但值得我们关注。 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2013年4月13日飞抵北京,开启了她对中国为期6天的访问。 当来自冰岛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时,人们注意到陪伴这位冰岛女总理走下舷梯的,还有她的夫人莱兹多蒂。 西于尔扎多蒂与莱兹多蒂2010年6月27日结婚。 也就在这一天,冰岛正式实施同性婚姻法。 这是我国首次接待国家元首同性夫妇。 三是我国台湾地区已经承认同性婚姻,从国家统一的角度,台湾和大陆都属中华法系,值得我们关注。 由此,台湾成为亚洲首个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 随后,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地区。 当时我正在台湾,发现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有之,说明这一制度并不为全体台湾人认同,但法官的裁定是有权威的。 四是从法的稳定性考虑,法一经颁布生效,就应在一定时期内相对保持其有效性和不变性,而不应朝令夕改。 民法典是我国的世界法学杰作,要有几十甚至上百年的适用时空,因此立法上不能不慎重。 五是立法要为未来的法律适用预留空间。 对于成文法典而言,无论是基于法律适用者的主观因素的要求,还是基于对立法者立法意图的追问和探究,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法律适用过程中的解释行为都是不可避免的。 成文法是立法动态过程的静态结果,而法律适用是把静态的结果加以复原的动态过程。 静态的成文法具有一般性和概括性的特征,而动态的法律适用具有特殊性和具体性的属性,这意味着从静态的成文法到动态的法律适用之间是有距离的,因为成文法总要尽可能地将每个个案框定在自己的文义的射程范围内,但个案总是不断地超出成文法的可能含义,成文法和个案间的这种张力和距离仅依靠法律适用来拉近是不够的,必须在法律适用之前构建适用的逻辑前提,由此衍生出成文法和法律适用之间的桥梁。 综上,我建议民法典应当为未来的同性婚姻预留空间。 其实说来也简单,只要简单修改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 男女(删除)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我个人非此类人群,纯属法律探讨,不喜勿看。 2019年8月21日.

次の

同性恋的“形婚”派对_网易新闻

同性婚

2019年8月2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在京举办首场发言人记者会。 这是法工委自成立以来首次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 发布会上,首位发言人、法工委研究室主任臧铁伟对有记者提出的有关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作出回应。 臧铁伟说,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是建立在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基础上的婚姻制度,这个规定是符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的。 而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则是提高立法质量,实现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的根本途径。 其次,要为这位提出同性恋结婚合法化问题的记者点赞。 尽管这个话题在中国很敏感,有些超前,但确实是个问题。 最后,我想还要思考一下这个记者的问题,2020年民法典,要不要为同性恋婚婚合法化预留通道? 我们现行的婚姻法第五条明确: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从现行法律看,确实没有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基础,因为你都不是一男一女,就没有法律适用的可能。 但我认为,2020年民法典,要为同性恋婚婚合法化预留通道。 一是同性恋在我国数目庞大。 其实这并没有具体的数字,因为没有办法像人口普查那样做一个特别精确的登记,只能依靠取样调查来统计大概的数字。 2004年,根据原卫生部统计,中国 男同性恋的人数约为500—1000万。 同年,中国研究同性恋问题的著名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 女同性恋的人数也在1000万左右。 2006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中心)再次公布了男同性恋的人数统计,中国大约有 2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者。 2014年,根据科学研究院的平均统计,中国的同性恋人数可达 7000万,其中男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000万以上,女同性恋者的人数在3500万左右。 也就是说,比例在5. 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有家庭户40152万户,可见我国的同性恋人群数据不小,我们的法律不能置这个群体于不顾。 二是世界上同性婚姻正式合法化的,约有 27 个国家,尽管这只是少数,大多数国家为不认同,但其中认同的国家相当部分是发达国家,这或许与我们国情不同,但值得我们关注。 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2013年4月13日飞抵北京,开启了她对中国为期6天的访问。 当来自冰岛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时,人们注意到陪伴这位冰岛女总理走下舷梯的,还有她的夫人莱兹多蒂。 西于尔扎多蒂与莱兹多蒂2010年6月27日结婚。 也就在这一天,冰岛正式实施同性婚姻法。 这是我国首次接待国家元首同性夫妇。 三是我国台湾地区已经承认同性婚姻,从国家统一的角度,台湾和大陆都属中华法系,值得我们关注。 由此,台湾成为亚洲首个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 随后,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地区。 当时我正在台湾,发现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有之,说明这一制度并不为全体台湾人认同,但法官的裁定是有权威的。 四是从法的稳定性考虑,法一经颁布生效,就应在一定时期内相对保持其有效性和不变性,而不应朝令夕改。 民法典是我国的世界法学杰作,要有几十甚至上百年的适用时空,因此立法上不能不慎重。 五是立法要为未来的法律适用预留空间。 对于成文法典而言,无论是基于法律适用者的主观因素的要求,还是基于对立法者立法意图的追问和探究,抑或两者兼而有之,法律适用过程中的解释行为都是不可避免的。 成文法是立法动态过程的静态结果,而法律适用是把静态的结果加以复原的动态过程。 静态的成文法具有一般性和概括性的特征,而动态的法律适用具有特殊性和具体性的属性,这意味着从静态的成文法到动态的法律适用之间是有距离的,因为成文法总要尽可能地将每个个案框定在自己的文义的射程范围内,但个案总是不断地超出成文法的可能含义,成文法和个案间的这种张力和距离仅依靠法律适用来拉近是不够的,必须在法律适用之前构建适用的逻辑前提,由此衍生出成文法和法律适用之间的桥梁。 综上,我建议民法典应当为未来的同性婚姻预留空间。 其实说来也简单,只要简单修改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八百二十三条:结婚应当 男女(删除)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者任何组织、个人加以干涉。 我个人非此类人群,纯属法律探讨,不喜勿看。 2019年8月21日.

次の